朦濯

社恐 在南极漂泊的西伯利亚住民 墙头无数

【土银】日常傻白甜2

-妻奴土方先生

土方被自家大概是女儿的生物踹出二楼略简陋的屋子时太阳被一片薄云半遮半掩,洒下的阳光说不上柔和但比之前些日子的炎炎烈日讨人喜欢多了。听着不像青春期少女该有的吼声土方认命站起身拍拍灰尘回了句:“我这就去买醋昆布。”

走进便民但实质诈钱的便民超市土方像位合格家庭主夫挎着篮子挑选,篮里装了一堆醋昆布和两盒草莓牛奶,之后摸摸裤兜里的钱包把颤悠悠伸向蛋黄酱的手又收回来。
待会儿还得给老婆零花钱呢。

“这位先生,”一位导购小姐拿着商品走向土方,准备为自己这个月的奖金努力一把。
土方兴致缺缺,礼貌性摆手拒绝。
导购小姐没放弃,追上去将手上东西展示给土方。“先生请等一下,这是我们新推出的产品留言昆布,打开是干燥的昆布,但是泡入热水中吸水后就会变成字,送给爱人亲人朋友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哦!”导购小姐毫不气馁,凑上前将手中的商品举到土方跟前。
土方本想再次拒绝,看到包装上的『あなたを爱し』后改变了注意。

回到万事屋,土方打算先把电视机修好再去捣鼓那个什么留言昆布。神乐一见吃的身体里的夜兔血当即沸腾,土方听背后发出的声音开始走神思考女儿的胃里藏着黑洞的可能性,然后做活计的手不小心把天线碰掉了。
悲哉。

多费了些工夫修好电视机后土方看时间知道那人快回来了,于是在堆满食物和食物包装的桌上翻找,没能找到,只能问挺着肚子打嗝还在狂吃的女儿。
“那是啥?”神乐回头看土方,嘴里咬着片昆布。
这世界真不美好。
臭着脸土方没训斥神乐,只是压抑怒火通告惩罚:扣一个月零花钱。
神乐不乐意了,开始装哭,边哭边捶土方。土方想躲,正巧这时银时开门进来,遂僵在原地。反观神乐,听到关门声一脸狡猾样,扑到银时身上开始抹鼻涕哭诉:“小银!蛋黄酱混蛋说要扣我一个月的零花钱啊呜呜呜…”
银时看女儿神情委屈不停呜咽,心疼地抱住小姑娘安慰,待止住哭泣才问怎么回事。
小女孩哭唧唧将事情说了一番,男人摸摸她头也不管对错微笑转向土方,眼神在说你打算怎么办。
土方浑身一哆嗦,他本身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主,奈何一遇银时便底气全失,恭恭敬敬掏出钱包双手奉上:
“我去做饭,这是这个月的工资。”

后记:
银时买了留言昆布,吃完饭后趁土方洗碗泡开放在桌上自己跑去洗澡。
神乐准备偷吃被土方爸爸逮个正着ww

END
谢谢观赏:)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