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濯

社恐 在南极漂泊的西伯利亚住民 墙头无数

【土银】老了以后夕阳下的背影(小短打,甜)

老了以后夕阳下的背影
-土银
-小短打,甜

“咳……咳咳咳”男人左手虚握成拳状遮住嘴,偏过头忍不住猛咳。

走他右侧的人急忙搀扶,满眼心疼嘴里却不断吐出尖酸:“又偷偷抽烟了吧!,偷偷吃阿银的糖是为了去掉那股恶心的味道吧!想早死就直说!”宽厚温暖的手掌在男人背部由上至下轻轻拍打的感觉有着和从前一样的关心。
“咳…”土方深呼吸以缓解咳嗽,然后不输气势回道:“我死了谁自愿做冤大头给你买甜食啊?”

“有什么了不起的…”尽管不满,也只是发出类似这样的小声嘀咕。
银发已有了斑驳的痕迹,旁边人的顺直黑发也开始花白。银时撅嘴不服气地扭头,如同他们年轻时每次斗嘴一般的小动作,但银时不会像那时和人干上一架,而是扶着刚步入老年的老人沿街道向归处缓缓移动。

“呜啊啊啊!!”说是响彻云霄也不过分的惨叫惊动邻边公园里啄食的鸟,翅膀扑棱的声音和土方弯腰捂着腰腹痛苦不堪的样子让银时心中暗爽。

“你这家伙突然间做什么啊!!”
“没什么,顺手给你一个肘击而已。”暴行实施者挠着头,毫无抱歉之意。
不打架不代表自己不能单方面袭击嘛。

这家伙总是这样。
土方自觉闭嘴了。就当作是一只正在炸毛的可爱猫咪。

见土方没有回嘴,银时也只能翻个白眼不出声了,拎着火锅材料走着。

看着路边随步伐改变的风景,银时突然又想到什么:“我说你啊,把烟戒了吧。”
听到这话土方扭过头,想反对并借此机会嘲笑下对方被诊断为糖尿病还爱吃糖的小孩子行为。
但他没有。因为他看到了自己从以前就盼望过的景色。
此时正值夕阳西下之时,银时整个人都被赤橙色晚霞笼罩,银色卷发反射出柔和的光线,虽然上了年纪,可就因如此他愈发有成熟的魅力,愈发使银时散发出让人感到温暖的光芒。
很早以前就想看到这一幕,旁边的卷毛和自己在一起拌嘴论家常,无论时代如何变迁,两人总能携手度过,偕老一生。

“……所以说抽烟是没有好处的,早就叫你戒了你硬是不听,这次努把力下定决心把唔…?!”土方没听进去一个字,回过神就发现自己把持不住地堵住了银时喋喋不休的嘴。

“你偷袭人的习惯就不能改改吗?你这样小心阿银报警。”银时捂嘴把土方推开。就算已经对这样的事免疫了但脸上出现红晕会觉得很不好意思啊。

“我就是警察。”土方凑到银时面前欲继续。
忍住倒插对方鼻孔的冲动,银时捏住了对方的下颌严肃说:“总之你必须把烟戒了,我可不想过几天就得在医院服侍你。”
轻拍掉对方的手,占着对方微驼背的优势搂住对方的肩膀“知道了知道了,你也给我少吃点糖啊,每天都要测血糖你就不闲麻烦吗?”

地面上拖出两人长长的影子,抬头,是两人不似从前挺拔的背影。

还是那句话,无论时代如何变迁,这个世界如何改变,我们还是会在一起度过每个早霞夕阳。

END
谢谢观赏:)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