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濯

社恐 在南极漂泊的西伯利亚住民 墙头无数

【霜铁】深渊

-灵感:一个梦。梦里一个人在深渊里不断下落,呼救无效。

-MCU里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

(手机发布的排版太屎,电脑重发。)

 

 

洛基正在下落,他能感到自己正落入一个全新未知的深渊,包裹他的不是黑暗寒冷,不是尖刀火药,是他从未见过的柔软温暖的弱光,他能闻到空气中的金属苦味。



洛基第一次落入深渊是在看到自己手上若隐若现的蓝色。他像悬崖边无知玩耍的孩童忽然被推入一直背对的黑暗,惊慌失措中死乞百赖地抓住崖边妄想攀登回去,但手中那块岩石已被风侵蚀太久。
他掉了下去,沾染上尘土的手在空中胡乱挥舞。

 

对深渊的的记忆也从那时起植入大脑——身临其境的下落感,无边无际的黑暗,掠过骨髓的寒冷,以及上空刺眼,在逐渐黯淡的白色亮光。
那之后他不断落入一个接一个只有黑白两色单调的,孤寂的深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洛基已几乎看不到亮光,睁眼看到的是黑色,进入睡眠时视觉在脑内成像的也是黑,仿佛在黑色的血盆大口中死去,又在另一个当中醒来。
每次闭上眼他都能感到黑暗在将他从外到里后又从里到外仔细舔舐,血管外壁的湿黏不适感在他被嚼成细末后一同吞噬消失。
如同一只蚕,被柔软黑暗的茧严丝密缝地包裹,空气悄悄减少,狭小又一望无际的空间既安全又绝望。
他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不敢发出声音,不敢去打量四周。


当洛基不再反抗,他能听到黑色瀑布静静流淌,那是永恒的苍凉,这令他诡异的放松和平静。

 

黑暗以他为食,他依仗黑暗苟延残喘。
此刻他就是黑暗。

 


直到他落入名叫托尼斯塔克的深渊。


初见斯塔克时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像住在下水道靠捡臭水沟里的烟屁股缓解烟瘾的邋遢流浪汉突然看到一面破碎明镜中的自己。他的胃在翻腾,想要呕吐,洛基忍住食道强烈的灼烧感靠近斯塔克,用老练的调情语气与之交谈,然后把斯塔克从相当高的楼层给摔下去。
这只是这场战争中的他无聊时的消遣,他不在乎该死的人类。
他是神。神怎会在乎蝼蚁?

 

洛基盯着斯塔克坠落,这是一个绝对致死的高度,他想象小胡子男人会听到耳边风的呼啸,会惊慌失措,心跳次数超过一百,还可能会想到无聊的人生。
洛基正打算嗤笑一声,可十分强烈的下落感突然降临在他身上,胃如同被巨大的铅块砸中下坠,他不得不弯下腰同时抑制即将呕出的酸水。

 

斯塔克的下落像天平的一边,另一端是洛基,为保持天平平衡,如果斯塔克从托盘上跳下他洛基也得跟在后头。
洛基不清楚为什么一定要保持那个狗屁天平平衡,但深渊中的他就是这样想的。
他被向下拖拽,动弹不得。
是藤蔓。他后知后觉。
从深渊的最暗处伸出了长满荆棘的藤蔓,那藤蔓如同恶魔的尾巴捆绑住洛基,荆棘刺穿他却不会流血,伤口处长出暗红色妖艳又邪魅的花,被拖向底端的他毫无抵抗力。

 

他差点在满地的碎玻璃中跟着一道摔下去。

 

当看到金红相间包裹住斯塔克时,洛基感到窒息和冰冷,藤蔓收紧变得缺水干枯,荆棘因此变脆,宛如身处约顿海姆的严寒使他没有力气去折断挣脱,他看着生气勃勃的花,感到晕眩晃眼。

 

当斯塔克身着盔甲飞回来,洛基想自己可能已经抵达深渊最底端,那里开满了同自己伤口上一样的花。
有光泽的大片红,是深渊的血吗。洛基想道。

洛基的视线在花与盔甲间转换,忽然没来由的,他笃定自己和盔甲里的人对视了。
那一瞬间天平不再摇摆,一直静静竖直流淌的黑色河流猛地向下奔涌,形成一个巨大黑色水泡像火山爆发般托举起洛基。
砰。
水泡炸裂开,强大的冲击力托举洛基继续向上。他挣脱了枷锁冲出深渊,在到达最高点时停住。
洛基在那一瞬间睁开眼,蓝色瞳仁映出浩瀚美丽的宇宙,像一个梦似的。
接着复又下落,洛基没有惊讶也没有失落,不过是另一个深渊罢了。

 

长久以来,他早已丢弃自己能够逃离深渊的想法,倘若不处在那一片黑暗中他也许反而会焦虑不安呢。
所以,如果身陷沼泽,那么洛基不会呼救;如果周身是大火,那么洛基不会逃避化为灰烬的结局。

 

他不过身处一个新的深渊。

 

沉下去,沉下去。他甘之若饴。

 

洛基闭上眼,任红色花朵闪着金色光辉在宇宙间灿烂绽放。
没有寒冷,他感到他被弱光包裹。

 


 

END
谢谢观赏:D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