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濯

社恐 在南极漂泊的西伯利亚住民 墙头无数

【虫铁】第一年的圣诞节

BGM:Mistletoe

私设内战时小虫17岁。内战后小虫一直陪在妮妮身边。

反注册派没回来:)

想写出温暖和谐的大家庭感觉,失败了。

第一次写欧美cp 复健失败的狗屎文风 OOC见谅

 

【在西方圣诞风俗中,站在槲寄生下的人不能拒绝亲吻,而在槲寄生下接吻的情侣将会幸福终生。】

 

 

内战一年后的圣诞节。

1.

Peter有个大胆的提议在心里徘徊已久。但他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高中生,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英雄,他没有足够的资历和能力去向其他超级英雄提出想法,于是他去找了Ms.Potts,他还记得那位友善的女士听完他所说的之后面露难色——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圣诞节那天去把其他人聚在大厦一起吃晚餐?”

他羞怯地点头,蹩脚地解释想给Tony一个惊喜,万幸Pepper相信并应允了他,显然她也为自己朋友的精神状态担忧。

 

他当然不能说出真正的理由,他得保守秘密。

 

 

2.

夜幕逐渐降临,原本就朦胧沉闷的天空愈发昏暗无光,茸茸雪片在橘黄色路灯照射下显得暖意盎然。

今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晚,雪却下的格外大,像是要把晚到的一股脑补偿给纽约人民。

Peter把微微陷入厚重绵软的脚从中拔出再在下一个地方陷进去,同样厚重的雪地靴抵挡了冰雪对脚的直接攻击却抵挡不了寒冷刺骨的湿气与风夺走本来就不多的温暖。雪越下越大,Peter产生了自己快被雪埋住的错觉。

机械的重复着拔出又陷入的步子,Peter想他应该早早回绝Aunt May的挽留,那样就能早点出来。

今天是圣诞,他理应和婶婶、朋友们尽可能多待在一块儿,但即使已经拜托了Ms.Potts他还是担忧,如果没有人来呢?Peter不是那么了解每个复仇者的性格,他只能想到最糟糕的场景——圣诞之夜Tony独自一人。

他没法接受这个,甚至不敢去想象那样Tony会是什么神情和感受,所以他得去那个也许空荡荡的大厦,他们可以叫上一桌的外卖共同庆祝新年,兴许还能稍微让Tony喝两杯。

 

 

3.

到达大厦楼底,Peter仰头看到Tony的实验楼层没有灯光,反而休息室灯火通明。

看来Ms.Potts成功了。

Peter没发觉自己露出了笑容,他急冲冲进入电梯,从Friday处得知所有人都已到达后像吃了亢奋剂兴奋得把身子来回摇晃。

 

“你迟到了。”Peter刚迈出电梯便听到黑人上校的揶揄,“作为发起人却迟到,我还以为你放我们鸽子呢。”

还没容Peter辩解他又听到另一个人用特有的音色说:“睡衣宝宝可能是半路蜘蛛丝用完了。”

Peter眼睛一亮,被强化过的感官能帮助他迅速锁定男人的位置。尽管对“睡衣宝宝”这个称呼不满,但从内心柔软处由衷升腾起的欢喜让他决定暂时不去计较而是跟随直觉扭过头看向Tony笑回道:“是的,我的钱用来买东西所以不够做蛛丝了。”边说Peter把手中的几袋东西放下,“我买了些吃的,和——这个。”他低下头去翻找出一顶圣诞帽,然后扣到自己头上。

“Mr.Stark,怎么样?”

年轻人声音里充满青涩和努力掩饰的羞怯,他的舌尖因在吐字时微微颤抖,差点就被尖尖的虎牙咬到,眼睛在与男人那双摄人的瞳仁对上后像会被烫伤般立马移开了。

会被烫伤的应该是我。Tony不是第一次因男孩那份炽热的喜爱莫名感到心头一窒,他只好端着下巴装作在仔细评判,好像他眼前是一位光鲜亮丽的女模。接着他发出自己的评价:“蠢毙了,但很适合你。”

闻言Peter又迅速翻出另一顶蠢蠢欲动意图他戴上,他非常坚决地摆手。

 

“姑娘们,有空的话就过来帮忙,如果你们还想吃晚餐的话。”Natasha把头探出厨房喊道。起初她只是过去看看晚餐准备如何,当看到Vision独自在忙碌她觉得她有必要亲自上阵。

此时两个幼稚鬼一个拿着圣诞帽朝对面那个比划,对面那个身体向后倾像即将炸毛的猫咪随时准备溜走。

“在叫你呢,Pete。”

“也在叫你,Mr.Stark。”

“Stark你也过来,”看不下去的Natasha拎着菜刀走过来,Vision跟在她身后情绪低落的样子,惹得女特工忍不住扭头安慰道:“Vision你已经把前期工作完成的很好了,烹调还是我们来吧。”尽管他们都不是擅长做菜的人,但正常人的味觉还是有的。

Tony眨巴眼睛望望Peter,青年耸耸肩放下圣诞帽过去了,Tony又望望那把菜刀,最后也不情愿地动身。

“你们得做好心理准备,我会搞砸一切的。”他想起自己上次花了三小时在飞机上做的那盘东西,“我想Pepper了。Friday?”

“Yes,Boss。Ms.Potts说她在路上,一会儿便到。”



4.

你不能要求一个擅长泡面的孩子和另一个可能连泡面都不会的大孩子在菜刀的威胁下就变成米其林大厨。

但至少别帮倒忙吧。Natasha看着那两个人把鸡蛋摔到地上、把准备做苹果派的苹果吃掉,因为使用烤箱的方法发生争执,现在那可怜的机器在哀鸣。

可能有的人天生和厨房不合。她安慰自己。

“Peter留下,Stark你出去。”她发号施令,留下比较听话的一个。

Tony撇撇嘴,不甘心地放下烤箱插头,抄起Peter做的果汁(他本来想喝咖啡,被Peter及时制止)悻悻退出。

“我说过你们得做好心理准备。”

 

他走出厨房,看到Vision正拿着彩灯不着门路地捣鼓。

“我想我没订过圣诞树。”

“是我订的。”Pepper怀里抱着一大个箱子走过来,箱子里装的是些装饰用的气球彩旗等。

“噢,所以你打算把我这儿打扮成儿童乐园?”

“有意见?”

Tony撅噘嘴,眼珠子朝那箱东西瞟了瞟。“没有。”

“那就好。现在你过来帮Vision打气球,他会把气球挂到树上和墙壁。”

好吧。“天才要兼职玩具城老板了”,他慢吞吞地走过去,看着Vision面无表情的脸叹口气后拿起打气筒开始干活。

“那样也不错……”

 

 

5.

晚餐基本完成,有了Pepper的加入速度快了不少,现在只等烤箱里的火鸡散发出香味。

Peter做完Natasha交给他的事后便被赶出厨房,他不擅长那些,做的笨手笨脚。他走到客厅搜寻男人的身影,结果他居然看到男人正指挥Vision把彩旗和气球挂上圣诞树。

这个场景逗笑了Peter。

他从没见过复仇者们从前是如何相处,他是后来的,并且一进来看到的是内战后四分五裂、备受打击的联盟和复仇者,他只能凭借自己的想象来尽力让Tony感受和从前一样的温暖。他看着Tony蹙眉认真的神情,在Vision挂歪时发出责备,Rhodes上校在一旁边梳理彩旗边哈哈大笑,Tony恼怒无用却只能继续无奈指挥,他看起来恨不得自己穿上盔甲去挂好它。

“Peter!”

被点名的年轻人正努力把这幅画面刻在自己脑子里,听到男人的声音本能似的回应并迅速到达他身边。

“你去挂。”Tony以为Vision会很善于这类精巧的事,事实证明他大错特错,“Vision你在上面把东西递给Peter。”

“注意安全。”

 

蜘蛛侠与钢铁侠的配合明显默契多了,原本平淡无奇的银杉被装点得彩辉夺目,四周的墙壁也黏上彩旗彩带,显得热闹非凡。Vision看起来受了不小的打击,他飞回厨房打算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真好看。”Peter回到Tony身边,衣服在攀爬时不可避免的沾染上灰尘。两人比肩站着,他笑眯眯的像讨要夸奖的小孩子问道:“你觉得好看吗,Mr.Stark?”

青年周围总是洋溢着快乐,他自己本身也总是笑着,两湾盈满幸福和恋慕的眼睛此刻全神贯注地看着Tony,连眨眼都显得小心翼翼。

上帝,这孩子眼里有星星。

星星的光芒烘得Tony暖洋洋的,他把原本到嘴边的打击忘得一干二净,如实轻声回答好看。

Peter笑意更深了,脸庞也彤红起来,不禁让Tony怀疑他是不是偷偷喝了酒精饮料。青年动作扭捏地将右手从背后伸出,手里握着一小束檞寄生举到两人头顶。

Tony看向头顶的檞寄生,他当然知道什么意思。

圣诞节在檞寄生下的两个人必须要接吻这样才能幸福美满一整年。

 

Tony猜男孩在控制力度,他的手心肯定汗乎乎的。Pete努努嘴向Tony示意:

“Mr.Stark,可以给我一个吻吗?”

“你还太小了,睡衣宝宝。”

意料中的回答,沮丧和一直被有意忽视的怯懦一瞬间淹没了这个满心期待的年轻人。Peter在心里嘲笑自己宛如蛮夫,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太美好化,这样莽撞的行为任谁都不会给出回应的。举着檞寄生的手臂因此耷拉下一些,毛细血管供血不足导致他感到寒冷。

Peter整个人都沉浸入一种消极的状态,没注意到自己丰富的表情变化被Tony尽收眼中。

Tony一直不知道为什么Peter会对自己抱有那样的感情,每次接收到Peter隐晦的表白他都假装不在意,同时试图去理解,他喜欢这个一直陪伴他的年轻人,可他不愿也不敢给这个孩子丁点回复和希望,蜘蛛侠应该是积极乐观,在属于自己的环境中成长,结交那些同样年轻活力四射的好人们,而不是他这样的。他不想成为任何人的包袱。

“这可是圣诞节……”沉默并没有维持多久,Tony陷入思考后听到Peter在呢喃什么,奶声奶气的哭音让Tony不得不重新定睛在男孩身上开始寻思点安抚的法子。

“这可是圣诞节。”
Tony再一次听到这句嘟囔时他突然联想到过去某次的圣诞节,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低下头把干燥的双唇印上年轻人的额上,停留了几秒钟便收回身子面向另一个方向,不再直视Peter。Tony Stark难能可贵的感到不好意思。

消沉中的Peter只觉额头有什么柔软覆上,待那感觉离去才堪堪回过神,呆愣愣地看向男人,绝佳的视力令他发现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紧张地频繁眨动,还有那泛红的脸颊。

 

“为了你接下来一年的幸福。”

 

 

 

后记:

两个人红着脸回到餐厅,烤火鸡的香气勾人涎水,晚餐正要开始,两人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除了Peter频频看向Tony)和队友们聊天打闹,复仇者大厦难得的喧闹,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发自内心的真诚。

他们经历了很多,而现在还在一起。这一点不会有人说出,但每个人都非常清楚,他们变得珍惜这一切。

最后一次碰杯时雷神来了,砸窗进来的,带着阿斯加德的酒和轰隆隆的笑声。

Pepper原本的计划是不让任何人喝醉的,但现在事态明显已无法由她掌控了。


谢谢观赏:)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