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濯

社恐 在南极漂泊的西伯利亚住民 墙头无数

【土银】困

法医土x刑警银
许久不写,手生,OOC我的锅。
①来自360百科

“你在看什么?”
闻声银时把脸庞上方的书本移开扭头看向从浴室出来的男人,他似乎把水气一同带了出来,周遭显得雾蒙蒙的。
“困了?看你眼睛水汪汪,打了好几个哈欠吧。” 土方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走近沙发,肌肉线条分明的腹部抵上靠背,弯腰检查银时是否好好穿着睡袍。
哦,原来不是水气,是自己的泪液。银时揉揉眼坐起身将全身的力量压向沙发靠背,手里的书向前翻几页,两人的姿势就像银时靠在土方怀里。
银时边随意看边开口:“多串你洗澡太慢了,我太无聊就从你书架上随手拿的”,在看到自己想要的内容时银时停下翻动的手指,用懒散的音调念出:“盗窃、侮辱尸体罪,本罪是选择性罪名,盗窃尸体罪,是指秘密窃取尸体,置于自己实际支配下之行为。侮辱尸体罪,是指以暴露、猥亵、毁损、涂划、践踏等方式损害尸体的尊严或者伤害有关人员感情的行为……奸尸是从尸体获取性满足的一种性变态,又称恋尸癖。由于有些奸尸狂采取将其被害人杀死的方法来获得奸尸的机会,所以这种行为会给社会带来极大的威胁。①”
明明这类书早已看过数遍听到时理应毫无感觉,但经由银时念出那些学术词语时土方还是不禁打了个冷颤,裸露在外的皮肤不自觉绷紧。空出一只手想把对方手中的书抽走,临睡前看这些会影响睡眠,银时的话说不定还会做恶梦。

手快碰到书时银时又说话了,低低小声的嗓音里有欲睡的昏沉:
“真变态啊,让阿银想起了从前的一个案子。那会儿你还没进组,可能还在钻研这些吧,”银时朝身后的人轻扬书,“那个女孩还在上中学,被好朋友诱骗到废弃公寓里,那儿全是这书上写的这类渣滓,然后……”
一只手抚上他的银色卷发,卷曲的小可爱们似乎受到主人情绪的影响不如平日张扬,却正方便土方把它们揉乱。银时因土方的动作噤声了,他疲倦地闭上眼,眉间努力收敛住过往的悲伤和痛苦,就在此刻,他身上放佛压着千斤担子。
这的确是事实。

“我赶到时那女孩已经没了气息,身上挂着那些渣滓肮脏的体液,她的肚子被剖开,那些器脏……房间里弥漫着肉汤和血腥味。”银时的话音在颤抖,吐词像他话中的那个女孩般支离破碎,土方能感受到他的颤栗和不安,像被感染一样,一瞬间他似乎亲历了那个场景,霎时血腥味直窜鼻腔,呛得他想要呕吐。
到目前为止他参与的案件血腥程度没有几桩亚于这个,但残忍恶心、没有人性的却寥寥无几,他曾从其他人口中得知是银时一直用自己的办法尽量让他避免——

“如果……”
“嘘。”

逞强装作平淡的口气宛如尖刀捅在土方心窝,要把他的心一点一点剐下,血却凝固在他体内,缓缓冷却,疼痛在冰冷的血管里流淌,经过每一个神经末梢时剧痛变成发麻的感觉,泪腺也如此,冷得就像洗完澡后从浴室踏出的第一步。听者如此,那亲历者该如何?于是土方打断了银时接下来的话,然后不容拒绝地覆上那微微抖动的唇瓣。原本捏着毛巾的手搭上对方僵硬的肩膀轻轻揉捏,揉着卷毛的手绕过银时胸前圈住他。

照往常来讲,夜晚的吻只会令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迫不及待地来一场撕咬的性爱。
但这一次不同了。这是一个没有任何色情意味的吻。
土方先在那唇瓣上轻点一下,接着他绕过沙发,一只脚跪在沙发边以一种强势的态度将银时拥裹进自己的怀抱,有力的手轻抚对方的后脑勺——他又吻了上去。他小心翼翼地控制角度和力度生怕再让对方悲伤起来,他与没有干劲的舌头交缠,他以浓稠的柔情含住对方血色寡淡的下唇厮摩,他们的鼻尖交错,呼吸汇至一处引发一起小型温室效应。没有急促的喘息和勾人的黏腻水声,像是喝水吃饭一样自如,又像在无声说,看,这是我们的日常,我们赖以生存的食粮。
他们静静的吻着对方。

这是一个能使人平静下来的吻,只要略微沾染,心中所有忧愁与污浊都将不复存在,幸福与希望会充满胸腔,你的神经会变得懒散迟钝,你只想在艳阳晒过的被子里躺下,懒洋洋地陷入睡眠。

“土方,我困了。”银时先停下这个吻。说实话他一点都不想停下,这种感觉令他感到安全与舒适,但这似乎也造成他昏昏欲睡的局面。
“那就睡吧,我抱你回卧室。晚安,祝你有个好梦。”

谢谢观赏:)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