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濯

社恐 在南极漂泊的西伯利亚住民 墙头无数

【土银】法医土x刑警银

-冲→银

银时所领导的刑警队再次立功,全队约着下班后去庆祝。

玩命后的放松,死里逃生的幸运。还有坂田队长打着石膏惨兮兮的手臂。
是得好好庆祝一下。

烧烤店里人声喧闹,酒瓶盖散落在地上、桌上和烤串旁。酒精从容器从饮下的人的毛孔中泛出,氤氲热了气氛。

“这次没少人,希望下次也不会少。”
银时像以往每次聚会起身做简洁的发表,朝坐在身边的众人微举高杯子示意后饮尽。
叫好声碰杯声瞬间炸开来,空气中的欢乐被炒得更热。

总悟不喜欢喝酒,之前的每次聚会都是坐在银时旁边时不时插几句话或者嘲笑吐槽某同事的糗事。可这次他坐的离银时远,也很少张口说点什么,只在吃东西间隙抬头偷瞧瞧那人。

他亲眼看到那颗子弹擦破银时胸前的队服嵌进手臂,银时隐忍的痛呼还清晰在耳边。
他无能为力。
那一刻他害怕了,姐姐去世时的寒冷袭上心头让他止不住发抖。
他实在经受不住更多失去了。
所以他不敢过去,他怕他会忍不住把人拥进怀里,给银时一个拥抱告诉他自己压抑不住的内心――现实是他根本说不出口,这理由太过冠冕堂皇,他只为偷得一个拥抱,他渴望多时只属于自己的拥抱。

但他还是在银时好几次磕碰到自己受伤的手时走过去,挤开同事坐旁边默不吭声照顾着。
银时瞥了一眼他什么话都没说扭头继续与其他人侃大山,言语里不留痕迹地将总悟扯进话题,让他不得不张嘴回应几句把话头丢回去。

“今晚月亮好圆啊。”总悟突然用烤串指向头顶上空的弦月。
银时喝得正兴没听到总悟说话,感到胸口被手肘捅了捅才转过头,一脸懵:“啥?”
手上玩弄竹签嘴里嚼咬食物,少年的红色瞳仁里映着几片流云掩住明月,星光趁机流转。
咂口啤酒,满口腔不停滋滋炸破的气泡和麦芽的香气。

“没什么。”

银时喝醉了,迷离状态开始打电话:
“……总悟这次还是用他最喜欢的红鹰,真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那枪……”
“你在哪儿?”没有一丝不耐烦,无论逻辑有多混乱话语有多囫囵不清,这已成为两人每次任务后聚会的惯例。土方从铃声响起便从家出门,他甚至下班回来没换鞋,就为了这刻。
“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我们在…烤得吼吼吃……神乐那小姑娘这次太莽了……”土方听了一堆醉汉的碎碎念后终于从模糊的咬字中捡出地址。
关上车门,打火,系上安全带:“别乱动,等着我。”
“嘿嘿,”听到那个低沉坚定的声音,银时在电话那头傻笑“土方,最喜欢你了。”
能听出银时拼命地清晰发音。温柔的暖情通过电话在两人间缓缓地、一点点涌起。虽然舌头没捋顺但心意土方收到了,全部,所有,半点不落。
土方可能不大会说情话,尤其这种氛围下愈发心跳加速犹如青涩的小男孩紧张,不过没关系,他是行动派。
他稳稳情绪,愈发坚定:
“等着我。”

接近目的地时土方的电话铃声响起,土方接起:“银时?”
“是我,”干净的少年音传来:“队长说他打过电话给你了。你怎么还没到,出车祸了吗?”
“臭小子嘴别太毒,还有一个红灯,前面有车追尾。”
“银时醉的太厉害,五分钟后你还没出现我就打车把他打包丢回去。”
土方没回话,只是狠踩油门,绕开造事车辆和此时显得漫长的红灯,从小巷抄近路过去。

总悟没挂电话,土方听到那头银时的咕哝声。
“别那样叫他。”土方忍不住蹙眉,他实在不想其他人也那样叫银时,即使总悟也不行。

总悟戳着银时的脸倒数时土方到了,火没熄跳下车接过银时,小心地将他放到副驾驶。
“放后座更好,当心他吐你一身。”
“没事儿。”土方替银时系上安全带“这样我能随时看到他,好照顾着。”
“就这么喜欢他?”总悟突然加重语气,语调目的不明的拔高。
对,就这么喜欢他。土方不擅长肉麻,直白的话说不出口,抬手替银时理理头发和衣物,看着他安详的睡颜,视线往下又看到受伤的手。
不对,可能比你认为的更喜欢那么一点。

“记得把近藤老大捎回去,回见。”

总悟回到酒摊上,开瓶酒在跟前放着,他静静盯着透明瓶子中液体由一开始因自己动作的大幅度晃动逐渐平静下来,再没有半点波动。焦距因发呆散成一片,再聚焦起来总悟在酒液反光看到自己。夜风习习,灌进衣服的领口也灌进酒瓶。
它会不会冷啊?
总悟垂头用手捂住眼睛,没有叹息。

你那么喜欢他。
会比我喜欢的多吗?

脑子混沌着回到住处,总悟把自己摔进床里。腰间有东西硌得疼,他知道那物什,没力气掏出,亦或是不想。

那是把枪。上把枪哑火遭他嫌弃后银时送的。他摸黑都能把它拆了再装上。
取出弹匣。卸下套筒。取出复进簧。
他阖上眸子。
塞入弹夹,上膛,瞄准。
心里想的全是那个笑得张扬的人在做这些动作。

睁眼,总悟手里有把枪。

END

红鹰有两种口径的枪型,一种是0.454英寸口径,使用0.45英寸柯尔特转轮手枪长弹与0.454英寸卡苏尔弹,另一种是0.480英寸口径,使用鲁格公司开发的0.480英寸鲁格枪弹。转轮弹膛容弹量6发,比S&W M500及M460转轮手枪多1发。该枪的特点是配装短枪管,枪管长仅64mm。因为是短枪管,发射时枪口焰相当大。

火焰相当大,所以你喜欢它。

陷入柔软的床铺,总悟莫名想到和自己比较起来发色较浅的姐姐,和她最喜欢的枪。
也没什么特别的,他就是有点小委屈。他喜欢的东西要么失去了,要么有主了。
总之,得不到。

真END
谢谢观赏:)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