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濯

社恐 在南极漂泊的西伯利亚住民 墙头无数

【土银】患得患失

-高杉莫名背锅
-OOC  糙 有些硌嘴的甜

右手食指无规律轻叩沙发将土方忘带烟的焦躁无声表达出来。脑袋像浆糊不断被搅动,黏糊糊的乱七八糟,他不太清楚自己在焦躁什么。
患得患失?

他承认这次是自己先发的无名火。上次银时和高杉打完后在医院躺了一礼拜自己却像失去理智将大伤未愈的对方逼压在门后开口便是你他妈去干嘛了,他感受到对方怒火中烧身体抑制不住抖动,以为下一秒就会被拳头砸中门面,可他只是被狠狠推开。

事情发生于昨天下午,直到现在依旧没有缓和的迹象,几乎整整一天,两人中谁都没有先开口打破沉寂。
土方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做出这种事,明明是个难得的休假。如果自己没有乱发神经的话他们大概会去街上闲逛,一起去看电影,他会到甜品店给对方买爱吃的芭菲和蛋糕得到那人满足幸福的笑脸和奖励的亲吻,或者他们还可以在家窝沙发上一同看电视,无论怎样都好过现在。
他浪费了大好时光去向爱人乱发脾气作为自己内心的宣泄口,并由此造成不一定能挽回的局面。
我那会儿是不是脑子进地沟油了怎么那么浑?
土方在心里跪地撞墙,懊悔自己的傻逼行为。

呲。
是牛奶喝到底部时会发出的声音。银时站起身寻找垃圾桶。没有深思熟虑土方嚯地站起身拉住银时向后摆动的手。
“对不起。”赶在那张漠然的脸添上不耐烦情绪之前土方出声道歉,烟蓝色的眸子里满是自责悔过:“我知道说什么都是火上浇油所以我干脆不说了……只是你下次再要去哪儿能不能先告诉我一声?”
对天然卷经常性不留消息独自消失,回来时一声伤这种行为他已经怕了,怕下一次的消失就是永远,或者回来的是一具尸体。说出来不怕丢人,他土方十四郎没有得到来自伴侣给予他的安全感――
他是真真正正想跟银时过一辈子。

银时没有甩开覆在自己手腕不自觉收紧的手,作为恋爱的一方他的确在这些方面没做好,土方热情过头甚至有些步步紧逼的关怀让他恍惚,不知如何面对,只能暂时继续我行我素。不过现在他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留给土方的后脑勺上下点点。土方见状神情缓和放松了些:
“现在,趁我休假还没结束去吃火锅怎么样?之后再去甜品店?”

听到这话银时转身给他一个别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的傲娇表情,兀自去洗漱。

他们会越来越好,患得患失这几个字眼不适合他们。

END
谢谢观赏:)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