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濯

社恐 在南极漂泊的西伯利亚住民 墙头无数

【土银】现充(微高银,小短打,甜)

现充
-土银 土暗恋银告白
-暗恋藏太深
-微高银 高杉前男友(?)
-小短打,甜

夜晚。
乌云将月亮严丝密缝遮裹,站树杈上的游隼鸟瞳孔不知疲倦地睁瞪,视线呆滞不知望向何处。
如此景色像是为了铺垫什么――某废弃工厂地上横七竖八躺着温热死尸,攀附墙壁与地面缓慢流动的血迹渐渐冰冷干涸。昏暗光线下隐约能看出有几人在这一片狼藉中打斗,令人不禁想他们大约就是这混乱的制造者。
而其中之二河上万齐与冲田总悟,破坏力极其可怕的两位正聊天互砍。不仅互砍,万齐甚至边打边分析真选组此次的战术并表达出一定称赞。这一套总悟不受用,听烦了动作狠厉起来在对方侧脸划开道口子。
“反派多死于话多,你是想早点死吗?”青年的红瞳兴奋地闪烁着嗜血光芒。
堪堪避过斜上方砍来的剑,万齐暗暗咬紧牙关蹙眉回敬。总悟在高强度活动中放空自己,只单凭本能和条件反射应对。

他一片空白的大脑翻出这场战斗的来龙去脉。
最开始只是追查制作和贩卖违禁药品的不法分子,结果查出幕府一高官受贿赂后给了这些人特别关照,再顺藤摸瓜发现鬼兵队竟也有参一脚。
每次提及这个过激组织他们几乎都不可避免一场恶斗。

屋外的游隼鸟不见了,也许是看到有趣的东西,也许是死了。
土方此刻按捺不住的激动使他吐掉香烟,脚边的烟头还有零星红亮,映得另一人服饰上的金色蝴蝶鲜活起来。
谁能想到这样的小案子会引出这样一条大蛇?

厮杀激烈,高杉突然不屑哼笑一声,利用横斩将两人距离拉开后血振收刀。
土方对此举动不解,动作略有停顿。不解归不解,他怎会放过这个空档,立马撇下疑问手上蓄力,气势全开打算趁此机会将其一击毙命。

村麻纱刀锋凌厉,与木刀劈砍僵持在一起的声音脆响。
之前由于兴奋扩张的瞳孔聚焦后看到的是拿着木刀一袭白衫的人。
不可能的吧。土方被踢飞时想。

高杉站在原处笑着,眼神鄙夷语气嘲讽,“银时,我还以为你不会出现呢。”
“吵死了。”不知是何原因银时视线朝向地面,低吼赶快麻溜滚蛋。
木屐踏在地上的声音渐行渐远,稳健的步伐好似在炫耀主人的得意和胸有成竹。

他的离去丝毫没有缓解由他造成的沉重氛围,反而愈发压抑,如暴风雨前一般――
土银二人持刀互怼。
半晌,土方耐不住寂寞忍下怒气率先开口:“说说你出现在这儿的原因?”以及替那个恶党头头挡下一击的原因。
寂静。
等待答案的时间太长,土方发现自己竟希望对方能像以往一样打哈哈蒙混过去,而不是像现在,闭口不言。

唉。银时无声地叹气,都他妈是命,他这辈子注定和条子不合。然后活动着关节说:“失恋了想打一架这个理由你看怎么样?”
讲真,说废话还不如打一架。

失恋?
土方一头雾水。啥意思啊,他语文没学好。
好像不关语文的事儿。
还懵着的土方直愣说出心里所想:“可我不想跟你打。”他还准备今天完事了绕道去找这人喝酒后送人回家呢。

喵喵喵?他们不应该开打吗??
银时一脸懵逼。

先回过神的是土方,他琢磨会儿觉得这是个好机会,遂将手中的刀随意一扔,望进银时眼睛的眼神无比真诚: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会找到更好的……”
他得到了一个上勾拳。

“我喜欢你。”烟蓝色瞳仁似乎是因为害羞或者疼痛四处乱瞟。
尽管和想象中不同,总算说出口了。这句话盘踞心中太久,几乎成为执念化作顽石。
土方感到心里突然开阔大胆起来,他又一遍重复。不去担心得到的回答如何,因为无论怎样,现在和未来,快乐和痛苦,遇到的是麻烦或是危险,我想和你一起分担。
银时抬眼去看那双眼睛,那里头的温柔将他裹住不容他呼吸逃脱。
他溺进去,并不打算出来。

他们拥抱了。

现充都去死吧。
恶战一番后看到秀恩爱现场的总悟默默掏出眼罩。

今天的狗粮很足呢。

END
狗粮真好吃。
谢谢观赏:)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