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动物

在南极漂泊的西伯利亚社恐住民

【虫铁】皮格马利翁效应(上)

-纯甜。
-皮格马利翁效应指人们基于对某种情境的知觉而形成的期望或预言,会使该情境产生适应这一期望或预言的效应。
-内战后,私设彼得是高中生,托尼没有卖大厦,全员回家。
-灭霸是哪位?我不认识。



1.
托尼 斯塔克从不是宽宏大度的人。尽管他在被朋友欺瞒挨了顿揍后危及性命,却依旧与政府周旋修改法案,尝试撤去通缉令;在终于将通缉令撤去使群众态度有所改变,亲自安排昆式战斗机去接他的朋友们,依旧向从前的家人提供一个避风港。
小辣椒恨铁不成钢骂他缺心眼,托尼 斯塔克你脑子没被西伯利亚的冷风吹出毛病吧?罗德的眉毛快拧成一根绳了。这些不安不解不赞同,全在表示我很好我能搞定的笑容里释怀了大半。
毕竟这个爱逞强的男人露出疲惫不堪的眼角还带伤呐。


蜘蛛侠有更多的疑惑。他想知道斯塔克先生是如何选定他的。
他最初是纯粹的局外人,只是个扶老奶奶过马路、抓街头抢劫犯的三流英雄,像万千粉丝一样会嚼着三明治看新闻为复仇者们的神勇喝彩。倘若托尼没有走进皇后区那栋公寓,他或许会一直是个局外人,而不像现在实现曾经的梦想与英雄们并肩作战,发挥自己无限的潜能。
如同石块落入水中必定漾起涟漪,这就是转折点存在的意义,且石块越重越大,涟漪便波动越大甚至激出水花。

“你知道的,斯塔克先生,拥有的能力越强大,所要承担的责任就越重。当你有能力去阻止某些不好的事情发生时却不去做,那么如果有人受伤便是你的责任。”
彼得局促不安,停止玩弄手指的那一刻抬起头对上另一双眼睛,那里头的光即使只看到一点点也能作为一块分量十足的石头毫无遮拦重重砸在他心头,把内心那潭本就躁动不安的温泉搅得蒸腾翻滚,水花飞溅。稚气未脱的男孩从而欣喜若狂,因为他模模糊糊意识到他们——他与钢铁侠,是相似的人。
所以彼得知道,托尼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因为无私,不过从心而已。

他用尚未完全成熟的心智猜想托尼就是因此找上他的,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彼得没忘记去弄清楚斯塔克先生是如何得知自己的想法的,他觉得只要让他再次和那比星星稍亮,比初春的晨曦稍温柔的光交流,他就能解决闷在心口的所有疑问。


2.
通过内战年轻英雄的能力得以展现,斯塔克大厦的权限理所当然的对他开放,令他受最宠若惊的是来自托尼的各种帮助引导,既像老师又像兄长。这很好,斯塔克先生非常随和,可彼得莫名感到心中窝了一团火,越烧越旺,仿佛在渴望什么。
彼得没有拒绝暑假长住大厦的邀请,从而得到更加接近男人的位置。

他看到男人被波兹女士从床上踹去开会,看到男人对幻视做出的黑暗料理边叹气边接咖啡,看到男人陪黑人上校复健时流露的歉意,看到男人系好领带准备舌战媒体和之后的疲惫,看到男人给自己介绍新战衣功能时自信满满翘起的小胡子……看到的越多对男人的了解就越深,彼得越对内战疑惑,对他自小心目中的英雄的做法不解。
绝对不止是法案的原因,肯定还有其他的。否则,这样好的一个人凭什么三番五次受到致命伤与不曾停歇半刻的质疑?


3.
是固化的观念和误解。
昆式战斗机回到大厦后没几天彼得就看穿问题本质,并且打算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尽管他听到了感谢与道歉。

彼得的独门绝技之一是坚持不懈不怕打击的尬聊,外边无数种想法无数张嘴他管不了,但身边这些离斯塔克先生很近的他想要试试。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是吗。


过程不多赘述。斯塔克先生平时和各方交流的困难,彼得这次切身体会到了,是骑士单挑恶龙窝的难度。大厦里的优质饮用水和饮料也没有白费,复仇者们对托尼的看法以及队友间的关系的确改善恢复不少——
“托尼,我觉得你需要规律作息。”“我的花生酱去哪儿了铁罐?”“我想我可以帮幻视从五花八门的酱料里选一个。”“指甲油的颜色该更新了。”……虽然小心翼翼的意味仍存在,但也证明大家都在努力,努力让这个托尼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家别再破碎。

彼得猜他的努力大约被单独发现了,因为斯塔克先生让他专注学业的频率比以往高了23%。年轻人咬着笔杆傻乎乎地笑,他不知道有人把监控画面定格在此刻问他的AI女管家:
“星期五,现在的高中生做物理作业都会笑成这样吗?”


4.
复仇者们最近发现了自己的队友蜘蛛侠的秘密,这并没有什么困难。当然,萨姆和克林特都认为发现者中除了秘密里的那位主角。

事情起源是彼得的钢铁侠玩偶。朗不小心走错房间看到那个小东西被安置在彼得的床头柜上,有些时候彼得还会小心翼翼地拿出房间对玩偶自言自语,所以几乎每位复仇者都见过彼得的钢铁侠玩偶,这无疑昭示着什么。

看破不说破。尽管钢铁侠和鹰眼总是在打闹中故意戳穿对方,但这的确是复仇者联盟里一条没有被写下的规矩。他们各自都有太多晦暗与背负,没有必要给自己和同伴增添烦恼。


“轮到他做早餐的时候我看到他给斯塔克多加了两片芝士!”
“什么?那太不健康了。但我注意到托尼有时会跟那个年轻人去健身房,尽管没有规律。”
“上次战损报告的时候我就开玩笑扳了扳铁罐的胸甲,那个小鬼居然就一脸不开心地走过来把我挤开了,至于吗,我只是开个玩笑!!”
“我认为彼得还没搞清楚自己内心想要的是什么,或者说他知道,只是没法表达给自己的脑子。”
娜塔沙认真涂着指甲油,在众人讨论彼得怎么还不告白急死人时突然插了一句。
“让我吃惊的是斯塔克,他看起来是在等彼得想明白,而且一点都不着急。”
休息室顿时安静了。不愧是娜塔沙。
可这他妈不就更急人了吗。



TBC

至于玩偶的来处,只有彼得自己知道。
在某天放学去斯塔克大厦的路上彼得停在了一家玩具模型店的橱窗前。这并不常见,因为斯塔克大厦里使他不自觉加快脚步的东西总是非常多。
但今天他停下了,眼珠宛如两颗小钢珠被磁铁吸引紧盯住木质台板上的两个小东西:肩并肩站立的两个小塑料人,旁边的立牌标明这是钢铁侠和蜘蛛侠捆绑的funko玩偶。
理智回归主宰地位时彼得已经用托尼硬塞的银行卡付了钱,伸出发热出汗的手正要接过店主打包好的玩偶。如同触电般,年轻人身体猛地一哆嗦脸腾地就红了,褐色眸子眨巴眨巴不敢与人对视。店主大叔提着东西的手快酸得撑不住,也眨巴眨巴眼睛疑惑地看着年轻人打算开口询问,突然彼得神经质地收回手在自己的牛仔裤上用劲摩擦,确定没有汗水才双手捧住两个小盒子,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走向大厦。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