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动物

社恐 在南极漂泊的西伯利亚住民 墙头无数

【虫铁】酸奶

-虫铁
-普通人AU,两人都是高中生。
-暗恋。
-很久不动笔,很努力的xjb写。



干燥,闷热,汗水沾湿的领口,老旧的电风扇。
一个普通的夏日下午。

“刺啦——”
撕开酸奶封口膜的声音总能令人心中升腾起愉悦,独自享受着这份愉悦的彼得在教室凳子上翘起腿,手捏着塑料小勺随意在盒子中搅和两下后舀起一勺放入嘴中,冰冰凉凉黏黏糊糊的感觉在唇齿舌间游走最后由喉头滑进食道落入胃中,宛如吞下一块柔软的冰,满足感油然而生。
果然刚从学校超市冰箱里拿出两三分钟的酸奶是最棒的!
彼得正准备舀第二勺时余光瞄到他走进教室,立马本能似的快速正经坐好,像小孩子干了坏事那样心虚地把头埋低,盒子里的酸奶被搅和的一团糟,虽然一团糟也是酸奶可此刻彼得觉得那就是一团糟,如同深藏起来的内心一般乱七八糟,压不住的心跳加速。

他走过去了吗?啊他走过去了,在和克林特揶揄史蒂夫。
彼得小口小口喝着酸奶生怕被周围同学发现异样又不敢抬头向四周看,只好偷偷向他那边瞟,在发觉没在看向这边就放下心去谴责自己的行为。整个过程就像老鼠不停换着地方躲藏一只被自己认定的猫,而那位猫先生至今不知道他身处小老鼠的臆想中。自始至终全是一个人自导自演自娱自乐,像玩捉迷藏,又比那刺激紧张百倍,心情复杂千倍:
他有看我吗?希望他没看到我刚刚的蠢样,不,希望他看到了,不不希望他看我了可没看到我的蠢样,唉我应该抬起头看的或许还可以给他一个微笑或者打个招呼,不行那太突兀了会被发现的!……
不,他根本没有看自己一眼。彼得最后得出结论,心里松了口气,同时也有些难过。
那个人是学生会副主席,是自然科学社社长,他耀眼迷人,他叫托尼 斯塔克,是智商超群的,将在本学期结束跳级接受麻省理工学院的录取的万人迷。

彼得喜欢托尼,这是个秘密,似乎是从上学期托尼在班上为自然科学社宣传时开始的。那时彼得填好报名表抬起头却发现托尼就站在自己面前,笑吟吟地念出他的名字:
“彼得 帕克?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自然科学社的人啦,欢迎加入。”
他的声音并不是有多动听婉转,只是带点磁性的低音。就只是这样,彼得却觉得那声音传入大脑时自己仿佛被石磨温柔地一点一点碾碎,粉末被人捧在手心上,在太阳底下晒得暖烘烘。愣住的彼得直直望进托尼的眼睛,那里头就像蛋糕上的浓稠的焦糖巧克力,而扬起的嘴角是可口蛋糕不可缺少的红樱桃,再加上少年特有的朝气,彼得瞬间理解了万人迷的来处,当即倾倒于万人迷眯起的眼眸。


暗恋由此开始。最初彼得只是远远看着托尼,用目光追随时常被围在人堆中心的他,在这形成习惯后彼得渐渐开始留意他的喜好,去在意他的每个动作。这就像癌症,即将进入晚期的表现是猜想他一颦一笑的含义。甜腻黏糊宛如酸奶的思绪一直跟随彼得上课、吃饭直到入睡,甚至醒来都还黏附在大脑里,拉低智商情绪波动,令他十分困扰,同时也上瘾一般渴望。


“刺啦——”
今天的酸奶是红豆味。专属红豆的软烂甜腻分别给予味觉和嗅觉不同感受,快乐的信号在大脑皮层形成发送至每一个细胞。
现在是下午上课前两分钟,彼得再次搜刮盒子里是否有剩余酸奶,而托尼还没有来,这是常事。
搜刮无果,彼得拿着酸奶盒子有些惋惜地站起走向垃圾桶,印有红豆图片的外包装使他萌生了再去买一盒的冲动,可只有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了——抬头看了看挂在黑板上方的钟,秒针嘀嗒指向“6”。彼得抬脚准备回到自己座位上,下一秒有个人迈着匆忙慌乱的步伐跑进教室,他恰好转身正对教室门。
这是彼得第一次和托尼这么大方的打照面。托尼在与他的目光对上后停下脚步,两人对视的那一刻似乎与嘈杂的教室处在不同空间中,周围非常安静,彼得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喘息声、自己加速的心跳声,某一瞬间甚至不敢或者说忘了呼吸,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他,不知原因的紧张后才开始担心对他的喜欢会被自己不小心表露出然后被他讨厌。这个过程彼得觉得也许过了三四分钟,可当回到座位上再看钟时距离晚自习还有14秒,就是说两人对视一眼后便各走各的,过程没有任何停顿。


新发现:暗恋可以使时间变慢。暗恋真神奇。
彼得心里出神地乱想,他的眼前不停重播刚才发生的一切,生怕自己的眼神将内心表露的过于明显,烦恼中他突然想到一个细节——对视中托尼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看他的眼神和看老师在白板上写的字没有差别。
世界猛地黯淡下来,每一次的擦肩而过、每一次不经意间的对视,每一个鼓舞人心的细节都在这一瞬变成碎片消散,酸涩在心中酝酿传至胃部然后反回食道,彼得感到喉头发紧,不安与悲伤在这一刻成倍扩大,充斥在曾经喜悦待过的地方,连虚无也统统占领,它朝呆愣的少年张牙舞爪,嘲讽可笑胆小的内心。


上课铃响,彼得空洞地望着书本,无心再想红豆味的酸奶如何可口。



Fin.
谢谢观赏;-)
想扩成中长篇HE然而笔力有限orz

评论

热度(26)